长堤一痕

隐形的,一个我。

曾经的她像一只白粉团

看起来很甜的那种

然而现在,她已经被吃了

不是我吃的


评论

© 长堤一痕 | Powered by LOFTER